云南长安网-昭通鲁甸频道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它山之石

置于互联网时代的司法审判

时间:2013/8/20 4:51:00|

当今世界,互联网的快速成长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短短10年左右,我国网民的人数已达4亿多人,位居世界第一。互联网的出现和勃兴,极大地拓展了我国社会的舆论空间。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的生产者和传播者,进而成为舆论的制造者。我们已进入传媒聚光灯和大众麦克风时代。
如今的互联网,超越地域、阶层、文化程度的限制,它像一头巨兽,不可控制、无坚不摧。从技术上讲,网络没有障碍,它的互动性和匿名性,非常适合更多的民众自由地表达意见。它对任何人、任何地区都是开放的,没有门牌号码、没有科层结构、没有章程规范,突破了传统“把关人”的审查,无论在家里、办公桌、网吧等处,网民都可以自由随意地“公开喊话”、畅所欲言。
互联网的运用,加快了信息的传播速度,颠覆了传统的传播理念,改变了传统的新闻传播方式。堵了一个记者的口,堵不了所有记者的口;堵了所有记者的口,堵不了互联网上网民的口。只要一个联机或点击,瞬间即可脱离信息发送者的控制,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将“新近发生的事实”传播出去,实现“我见即你见”,使得交往可以随时展开或曼延。舆论形成的聚合化、实时化、跨地域化,大规模、全国性的舆论能在短时间内产生、发酵,形成高倍的“放大器”、快速的“传播器”,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聚光灯”下。任何一点疏漏和错误都可能被无限放大、夸大。
近年来有关司法的舆论事件,出现了三个特点:第一,网络对司法事件的关注骤然升温。一个普通人也能做到“一呼百万应”,一件“小事”也可能在瞬间就被放大,一个“小地方”的一点“小动静”,也可能立即就被世界瞩目而成为一个公共性事件。第二,网络对司法事件的持续关注度加强。往往一个事件,从最初的发生到最后的处理结果,全过程跟踪,全方位监督,有的甚至持续数月、数年之久,大有围追堵截、穷追猛打之势。第三,网络对司法事件的恶性攻击呈一边倒状态。凡是政法系统的负面信息,网民几乎千篇一律“吐口水”,泼脏水,一边是舆论风生水起,另一边却是对舆论压力的束手无策。
在新的形势面前, 是遏制公众舆论和更加严格的媒介管制,还是“跟着公众的感觉走”如何畅通民意表达渠道,完善社会利益表达机制,倾听民意、理解民意、尊重民意,如何加强和创新对网络虚拟社会的管理,已经成为法官必须直接面对,必须作答的一份新考卷。
民意不一定全对,但要学会收集、分析、理解、采纳民意,司法的公正与权威要为大众所接受、认可,不能离民意的感受太远。在信息公开和日益开放的舆论环境下,任何组织或个人对遏制公众舆论和媒体显得越来越无能为力。置于互联网公开透明的语境中,“捂、盖、躲”不行,“管、关、删”不是良策。堵不如疏,盖不如开,被动不如主动,事后救火不如事前防火。处理突发事件时要改变对互联网“不理、不用、不管”的现象,尽早讲、持续讲、准确讲、反复讲,提高舆论引导水平,在多元中立主导,在多样中求共识,在多变中谋和谐。
互联网正悄然进行着一场新启蒙运动,它为人们提供了电子图书馆和浩如烟海的各种资讯。人们不但可以通过网络获得各种知识和资讯,而且还可以参与各种五花八门问题的讨论,进而获得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科学与理性的启蒙,网络民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众的心理状态、民生的社会处境和民心的期待与感情。民意的表达如果符合大多数人的合理愿望和诉求,应该认真倾听和改变,正确对待网络舆论和网民意见,完全忽视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是与“司法为民”的理念背道而驰的。就案办案不行,民众谁也得罪不起,法院应当积极探索更加合理的、有效的民意表达机制和社会评价制度,使司法的公开、透明原则与时代的发展同步。法院应当敏锐抓住网络舆论的民主契机,通过有效的制度创新,建立良好的司法民意沟通互动机制,均衡好网络舆论与司法意见的正义认知。
形势的发展已经将审判工作置于“全球人”关注、监督之中的态势,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以闭门造车的方式坐堂问案,对待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不是简单地把它当作“敌对”的力量来防范就能解决的。要消除对网络意见的“傲慢与偏见”,改变长期以来处理此类事件的习惯,学会在开放的态势中处理事件,学会站在“社会大众”的立场想想应该如何让自己的裁判为社会接受和认同。
很多情况下,网络民意会触动甚至冲击司法机关旧有的权力运作习惯,起到对权力良性运作的监督作用,推动政治清明和司法公正。舆论的参与和监督有利于形成公正合理的案件处理结果,而且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协助法官抵御其他力量的不当干扰。因此,舆论对于促进司法公正的正面意义远大于其负面作用。如果对公共舆论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只让教条主义的话语体系压制不同意见的自由表达,不仅使社会失去了在各种立场的自由交锋中大浪淘沙、渐进改造的机会,也会使其司法因养尊处优、愚顽保守而丧失自我进化的机会,直到最后所伤害的将是舆论监督和社会监督,打击的将是公众对司法理性和公正的热切期望,最后受伤的将是司法自身。
当然,也不能盲目跟从,听风就是雨。媒体固然可以监督权力,但它也可以伤害平民。在满足民众知情权的前提下,媒体也该慢慢学懂知情权与好奇心之间的差异。网络是一把双刃剑,虚拟社会良莠并存。一方面,网络虚拟社会是网民自由表达意见、关注公共事务、进行舆论监督的重要阵地。网络发出的声音本身是供我们听民意、汇民智、解民情的重要平台。另一方面,网络的虚拟性也容易成为网络水军炒作网络事件的根据地,成为信息发布中最不规范的地方之一。不少商业网站、为了吸引眼球和追逐利润而不择手段,八卦新闻、虚假报道充斥其间,网络水军兴风作浪,还得注意的是,社会矛盾凸显期,网络民意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主观性、利己性和情绪性,民意是流动、易变和情绪化的。特别是受雇佣的网络推手、网络打手,他们在网络上发布形形色色的虚假或诽谤信息,这有可能激化“围观群众”的愤怒和对司法公正的质疑。
任何人既是新闻的供应者,也可能成为新闻中的角色。面对这种现实,法院需要坦然应对,充分阐释裁判文书,充分阐明说理,这是最实在的功夫和本领。独立理性的司法与大众舆论之间的平衡在于司法公开。司法过程中的立案公开、审判公开、执行公开和裁判文书中充分的证据、详尽的法律解释、透彻的法理演绎等,既是引导舆论的有效方式,也是提升全民法律素质的最佳课堂。裁判文书是法官贡献给社会最好的作品。裁判文书将说理讲清了,对于平息网络舆情的情绪化和矛盾性大有裨益。这不仅是对个案当事人的法律交代,更是对整个社会公众的尊重与回应。
网络时代带给司法无孔不入的监督。但是只要严格执法,让群众满意,就不会产生舆情危机。只要做得正、走得直,正必压邪。这才是符合时代潮流、满足人民需要、解决实际问题的回应之道。当然,对媒体也要完善相关制度,加强规范管理和责任追究,以防止出现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同时应不断提升媒体记者的职业素养和媒体舆论的公信力。
当今,我国网民的理性还不十分成熟,对一些社会矛盾的解决不是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理性论辩,而是诉诸于简单化的道德判断、情绪宣泄、乱扣帽子、人身攻击等语言暴力,有时甚至是肢体暴力。网络的兴起固然极大改善了我国的言论自由环境,但是也为诸多不负责任的言论提供了传播途径;网络攻击你来我去、甚嚣尘上,加剧了网民思维的非理性倾向,繁殖了诸多“网络暴民”。网民在拍摄和上传一些资讯时,不能只图一时的快感,而要理性地想想这样做可能带来的后果。当每个人手握便利的电子记录工具,拥有微博等仿如媒体的大众交流平台时,就已经是个公民记者甚至是一个独家的新闻社,此时,掌握这些工具平台就等于掌握了权力,甚至武器,每个人应该明白自己该负有什么样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
在相互矛盾、波动起伏的民意和稳定的法律规则之间,司法必须擦亮眼睛,识别真假,保持清醒的判断和智慧。司法的独立价值和理性追求决定了法院不能简单地“跟着公众的感觉走”,无原则地“跟着公众的感觉走”,司法理性和公正就将成为牺牲品。尤其在面对不成熟的和非理性的公众意见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网络舆论压力时,更要审慎地保持司法头脑的清晰冷静。
面对网络舆论围裹我国司法的情势,法官对法律的适用,必须审慎、冷静、客观,秉持“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之立场,全面评估案件的风险和后果,从案件涉及的法律规定、政策意图和民情基础推导出基本的裁判思路,选择出应该适用的法律规则,并以严密的逻辑推理,适当的司法方法,得出案件裁判的合情、合理、合法的结论。
法律有自己的准绳,执法有自己的底线,协调民意与法意的冲突,对社会良性发展的推动,有时更需要法官能忍受一时的社会议论、压力甚至诋毁,秉持对法律的理解,严格执法,坚守“正当程序”的法治要求,排除不利的舆论干扰,及时向外界公开,主动而理性地形成能服众的“司法舆论场”。网民并不能代表人民,少数网民的喧嚣,不能让司法失去应有的底线和坚持,屈从于民意、无原则的跟风,是扭曲的司法,是无权威的司法。在网络时代的新形势下,法官在任何时候都要经得起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压力及各种诱惑、控制与影响,以渊博的学识、智慧、勇气去推动问题的妥善解决。